Healthcare Insurance Banking

醫療保險銀行的催生

0047-purduefed_hsa_c

我們現在的健康保險,年輕人和健康的人,付出了健保費,由健保署的管理機構來分配和管理,它本身就是個費氐騙局。也就當你付了一輩子,未來保險機構可能倒閉。你可能付了一輩子的保險費用,而一無所得,這種風險是必定會發生的。

我們現在醫療產品,隨著健保費用分配的問題,和大財團的進入分配這個市場,事實上,我們個人可以享受的醫療服務的品質己經大不如前,分級醫療代表你選擇性的減少,鼓吹DNR,事實上是代表,我們己經放棄死亡前,末期的醫療的支付可能性。  簡單的一句話,也就是我們這些 40-60歲繳了一輩子的健保費用的人,在我們的老年將因健保的破產,而孤苦無依,可能連基本的醫療都無緣,這種事情,是情何以堪的景象。

我們一直想政府不會倒,但在最近政府在處理年金的問題上,我們看到了政府的顢頇,也看到政府在處理這種事情的粗暴,所謂的政府的承諾,保護原則,事實上也是如風中的白紙,無任何的保障。

以台灣現行的單一保險的環境, 健保基金的運用沒有效率,時常賠錢,被政府拿來當平衡股市的Buffer,我們可以想見,這種情況,如何保障未來我們的健康安全。

健康保險銀行的概念這樣的,各銀行可以成立他們的健康基金,國民可以在多個銀行選擇,他們願意投入的部份,當然和養老基金的概念是一樣的,財政部必須限制它們的高風險投資的部份。

健保署轉變為一個結算銀行,就算一個 VISA 卡的發行銀行,它負起醫療資療資源使用的監督,在醫院刷健保卡的話,結算銀行對投保人的帳戶銀行來收取費用。

這樣的設計,可以大幅限縮健保署的費用操作行為,在醫療的使用上,會讓所有的保戶,了解他們使用醫療資源的費用,就是會列張刷卡明細,而這些費用會從它們的帳戶中扣除。而且,清清楚楚。

在這種情況下,病人會考慮,我要在診所還是醫學中心看診,我會做某些的健康行為,比如不抽煙,不吸毒,認真運動,控制飲食,好好生活。讓他們知道醫療的費用的儉省,是個重要的議題。比如說,打疫苗是免費的,但如果沒打疫苗,感冒看診和治療費用是自付,那大家都會去打疫苗。

對弱勢的這個部份,或者是重大疾病這些部份,政府要編列最基礎的醫療保障,來解決這方面的社會基礎醫療的問題。但是這種醫療,有它的限制性,絕對不是像限在福保的病人,拼命刷卡,比如說,他們要在基層診所和公立醫院來看診,等等的限制。也就是公費醫療的保障,這種做法能讓基層和公立的診所,重新得到他們生存的活水。

而這種銀行制度,比一般的商業醫療保險的方式,來的有效率,一般的商業醫療保險,都是繳很多,看得到,但是用不到,所以會有很多的診所和保險業務員的不當行為。

而且,這些費用存在銀行,繳費者能安心,他們老的時候才不會沒有健康保險。 而且,每家每家的獲利率,他們能比較,能將他們的費用轉到獲利好的基金。這樣的設計,能夠解決醫療資金風險的問題,和運用不利的問題。 健保署,不再是個費用管控的單位,而每家醫院都能依他們的費用支出,收取不同的費用,病人能自己管控他要去那家醫院看診,量力所為。透過轉診的方式,可以獲得一定的折扣。不再用現在 co-payment, co-insurance這種笨方法。太多,影響可近性,太少,沒有效果。

健保署,改制為健康保險銀行,負責各銀行健康基金的監管,和醫療健康刷卡的結算銀行。不再是無敵暴政健保署了。

這樣子大概就有機會解決現在健保的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