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t-accessible EHR portals

這個名詞中文怎麼翻釋呢? 但這個不重重要。重要的是那更病歷資料共享的模式!!!

在 JMIR (Journal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06年上的文章,提到了這個重要的觀念。

在一個 Share Medical Information &  Mutual Decison Making  (SMD) 病人與醫師對醫療共同決策的思考,也就醫師和病患一起來對他的疾病治療,共同決策的一個模式。 病人需要更多自己的病情資料,雖說是共同的決定,但是主要的決定者還是資訊擁有和專業知識的一方,換句話說,醫師的決策還是最重要的考量。

EHR ( Electronic Health Record) 己經是個十多年以前( Decades before) 的想法,十年前在網際網路的環境中,網路速度,雲端資源和資通安全,甚至於網路使用的環境如 Smart phone的仍不普遍,到今日這個網路環境,EHR 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可行的系統,事實上,在台灣的醫療環境下,仍然充滿的變數。

主要的原因是,醫療仍然是掌握在幾個醫學中心為主的大型醫療体系,是個封閉系統,有些醫療系統 (Health System),可能讓部份資訊在系統醫院間流通,例如掛號資訊,PACS影像系統,部份醫院有檢查資料,但是這種需要院區間的頻寬和備援儲存空間的大投資。

如果健保單位能更強烈的分析,同病患在同系統的醫院,能夠像藥品一樣,不準重覆開立的方式,醫療系統,將更有誘因去讓這些跨院資訊能更完善。

但是,在跨醫療系統的部份,遷涉醫療系統間,診所和醫院間的利益分享和病人服務的合作模式不批配,還有病人隱私的保護等等問題,這種直接式的資料對接,可能還有些問題仍需解決。

而為了保障病人的權利,eHR ( Patient Portal) 病人自己可以登錄的病歷資料系統,能變這種資訊不對等的情況,我們來設想一個情況,病患從一個醫療系統,轉到另一個醫療系統看病時,一定會遇到某些說不清楚的病情,可能服藥的情況也說不清楚,更不用談有保留檢驗和影像的資料了。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的 Share Medical Decision Making 的決策模式的荒謬顯而易見,在這種資訊分享的情況下,基本上是緣木求魚。

而一般醫療決策很重要的決策模式,第二意見 (Second Opinion),這種方式是行之有年,對於病患的重大決策是有意義的方式,但是這個建立在病患能夠擁有他自己完整的病歷資料,而且第二位醫師可以進乎完全的擁有第一位醫師決策時所具有的資訊,否則在資訊缺乏的時候,第二位醫師能夠的決策,相對是更保守的,可能選擇的方案是更退縮的。如果,在不同的体系下的情況下,第二位醫師需要完整的資料,唯一可能的方法,是從新做一次必要的檢查和檢驗,但是很多的檢查是不能重覆的,很多的檢驗在不同的時間點,也可能有不一樣的結果。這樣子,也就造成了診斷和治療決策上的失誤,甚至於導致醫師的決策的差異,而造成了醫療糾紛和訴訟的可能。

而跨系統的第二意見,是更佳的,同一個醫療系統,不同醫師的意見和治療方式,可能相近,也可能果為某些官官相護 ( Institutional Effect),道德違失(Mozoral Harzard) 或利益相關的問題,使得第二意見的模式失效。 所以,當某些專家建議,這種跨醫療系統的第二意見,才是有用處的,但是這邊還是需要一個比較優良的資訊交換和傳送的鍊結。

從這些推論上,我們可以認為一個良好的 eHR 能改善病人在第二意見,能有更好的效果。

如何評估一個第二意見是好的,決策的相似性(Similarity),病患的接受性(Compliance) 和醫師在做決策時的信心(Confidence).

這個研究是採用  Prediction, Obervation, Explanation (POE 的研究方法),來對第二個醫師,在病患有 eHR 的情況,可以取得更多的資訊,做為決策的依據,他的決策的情況會是如何。

第一種情況,是用傳統的轉診單,第二種情況是運用 Web-Based eHR,提供病理,檢驗,完整門診病歷和影像資料。

124名的子宮頸癌篩檢 CIN1-CIN3 的病患,以Double Blind, Random Assigned 到上述兩個情況,以第三方機構的研究者來追踪這些病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