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內化的循環

到底知識如何內化,從個人到組織,都有相同的循環,而且在研究知識管理上,一定要瞭解這四個步驟。
這四個步驟,在組織的層次,是收集(Collection),處理(Processing),分配(allotment)到儲存(Storage),而相對於個人,是接受(Reception),分析(Analysis),分類(Classfication),再來是(Perservation)。
當資料來到時,經過固定或者是制式化程序,而且透過所謂的介面收集,然後進入處理的程序,按照系統本身的原本的認知,或者是
ISO,進行處理,去蕪存菁,然後加以分類,原來個體不論組織或個人,都有原來自己的知識樹,以這個知識樹的方法,進行分類,最後呢,透過各種方式,來保留這些知識,或者是筆記,或許是記憶,在組織內是檔案,報告。
如何增加知識管理的Power也就,改善收集的速度,對個人的話,可能類似速讀,速記的這種技巧,而對組織來說,就是改變收集資料的方法,好比是增加網路頻寬,比如說訓練員工以上網方式,或電子郵件的方式,增加收集的速度。
而在處理上,在公司上是訓練,而個人是培養,在電腦上,也許就是換顆CPU,而公司是更新流程,個人是增加能力,總之就是希望能夠提高資料處理效率。
分門別類上,如何使你的知識樹,符合邏輯,符合思考方式,然後就是保存了,組織內,可能是增加檔案櫃子,以數據化資料代替文件資料,減少未來資料管理的問題,和未來收集的能力,個人是記憶能力的提升,而電腦上就是增加硬碟和記憶體的容量。

在知識管理上,為了增加其效率,內化的四個流程,都要全面提升,缺一不可。

Powered by ScribeFire.

那也是一種 Business Model

與虎謀皮,那也是一種 Business Model,這種 BM
需要更高竿的智慧,不懼死亡的勇氣。

參觀鹿港民俗館的後記
不論功過,只論成敗,那就是商業

辜顯榮這個人,到底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帶日軍進台北城,任日本官職,取得鹽和糖的專賣權,我的媽媽
一直在說,這個人是個’台奸’,我到是笑了一笑,真的嗎,以民族正義的論點,去苛責一個商人,是不是比較
超過了些,商人一生所信仰的財富真理,到底和政治有什麼相關,或許政治只是他們謀求財富的一種手段吧,
這也是另一種的
Business
Model吧。

不要忘了,商業的利益,建築在政治的特許,和法律的保護,也就是說商業永遠和政治是互相掛鉤的,如果沒
有政治的保護,就沒有商業利益可言,在商業學中,通常用大環境的因素,來解釋種種的一切,或許他們不敢
說是官商勾結,但是事實上就是如此,從特洛伊戰爭,希臘為了打通中亞的交易管道,到近代英國以強大的海
軍,進行所謂對華的商務戰爭(中國所稱的鴨片戰爭),我們可以看到商業的利益,和國家利益互相關連,如
果沒有強大的政治力量的保護,也就沒有豐厚的商業利益,或許海外的台商,最能體會只中的奧妙,也不能怪
他們對敵人,搖尾乞憐,因為他們要學著如何活下去,喔,老舍的那句話,”在我們這個時代,活下來就是一
種勝利”,一個個人如此,一個企業也如此。

或許,有些人對辜顯榮這個人陌生,他就是有名財團辜家的長輩,在甲午戰爭後,春帆樓簽定了和約,割讓了
台灣,琉球給了日本,而台灣巡撫唐景崧,片面宣佈台灣獨立,組織台灣民勇,加上劉永福的黑旗軍,力圖反
對日本接收台灣,如果一個正常的人,都可以瞭解到,日本經過了明治維新,兵強馬壯,擁有了東亞最強悍的
太平洋艦隊,也就是後來打敗俄國遠東和波羅的海艦隊的海軍,連大清集結全國之力,都無法取勝,何況台灣
的這個島,日本進佔台灣,其勢不可擋,而辜顯榮先生,在這紛亂的時候,他為了保護他們商業上的利益,前
往基隆和日軍議和,或許,你會認為這是很簡單的事情,其實不然,當時的盜匪橫行,而且是面對強大的敵人
,要去說服敵人,有可能被敵人當成間諜也殺了也不一定,那種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智慧,還有那種誓死如歸的
勇氣,姑且稱他為智勇雙全的英雄人物也不為過,而在民族主義的帽子下和儒家忠君愛國的思想,他一生都生
存在台奸的陰影下,看到了在堂上的傳記,一直試圖辯解這些責難,這些罪嫌,不僅焉然一笑,或許辜家真的
很在乎這個罪名,良离擇木而居,良臣擇主而事,因該是為前人的智慧和勇氣驕傲,而不是為那種愈加之罪來
辯解吧。

最可敬的是,在日本給與的官職和榮顯時,辜顯榮先生沒有被衝昏了頭,反而運用其財力,為繁榮這片土地而
努力,結合台灣士紳,興事業,辦學校,雖然在異族統治下,展現了強龍不能壓倒地頭蛇的精神,遵其本份,
竭其所能,他做到了一個商人該盡的本份,何罪之有。

最近,長榮把船隻登記在英國,為了能在中國能進行其業務,而台灣當局的強烈反應,以國家正義,來責難一
個企業,喔,政府忘了只有強大的主國,才有所謂的民族資本家,商人不論功過,只論成敗,讓他的企業王國
活下去,那才是商業。

Powered by ScribeFire.

掙扎

做了一件決定,這個決定帶給我相當的壓力,就是將 Server 系統,從原來我熟悉而且伴隨我多年的 Slackware Linux 改為 FreeBSD。

考慮了半年多, 使用 Linux 系統已經是非主流了,而我用的 Slackware Linux 更是冷門,雖然在最近 Slackware 出了
8.0版,但總是覺得無論在資源和支援上,都是很弱勢,出現了問題,總是孤單無助,出走是遲早的問題,但是出走是需要一段時間的測試和適應,也陪n忍受某些不確定的成本,如當機,信件不穩,網頁主機不穩,釵h的時間成本,通信成本。

這種心情,就像換女朋友一樣,新的會比舊的更好嗎。

FreeBSD 4.5
版,最近出來了,看一看報告,好像是相親前看照片的感覺,雖然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報告對它的使用者反應,實用性,穩定性,都非常滿意,喔,要等到真正的在系統上架設,那種酸甜苦辣感受,那種七上八下的心情,才是一切真實的感受。

試試看,吃西瓜靠大邊吧。

Powered by ScribeFire.